房产纠纷
当前位置: 主页 >> 房产纠纷

湄公河案中外共同执法新空间

作者:  来源:  日期:2019年12月04日

  核心提示:湄公河是一条穿越中国、老挝、缅甸、泰国、柬埔寨和越南的国际河流,战略意义显著,国际关系复杂;尤其在金三角一带毒品犯罪泛滥、武装犯罪集团猖狂。

  2012年12月20日,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对湄公河中国船员遇害1案进行二审公然开庭审理。2012年9月20日至21日,糯康等6名被告人故意杀人、运输毒品、绑架、劫持船只1案在云南省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 湄公河案 的意义不止于司法正义,还在于它首创了中外共同执法的空间。

  2011年10月15日,在湄公河金三角水域产生了一起震惊中外的恶性事件。在糯康授意下,依莱等人勾结9名泰国军人,劫持中国籍货船 华平号 和缅甸籍油船 玉兴8号 ,后杀害并栽赃中国船员武装贩毒。1 名中国船员全部罹难。2012年9月20日至21日,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公然审理此案。11月6日,湄公河案在昆明市中院一审宣判。法院认定糯康等6名被告故意杀人、运输毒品、绑架、劫持船只等罪名成立,糯康、桑康、依莱和扎西卡依法被判处死刑,扎波被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扎拖波被判处有期徒刑八年。此案的一审判决不仅表明中国司法有能力保护中国公民生命权和财产安全,也体现了中国严惩跨国犯罪的决心。

  实事上, 湄公河案 的意义不止于司法正义,还在于它开创了中外共同执法的空间。惨案产生后,中老缅泰联合巡逻、共同调查、联合审判、解送被羁押人员协助调查,在刑事司法协助领域实现了众多第一次,并且建立了久长的安全执法合作机制。

  联合执法巡查开创执法合作新模式

  湄公河是一条穿越中国、老挝、缅甸、泰国、柬埔寨和越南的国际河流,战略意义显著,国际关系复杂;特别在金三角一带毒品犯罪泛滥、武装犯罪集团猖狂。

  2011年10月 1日,在中国推动下,中老缅泰在北京举行四国湄公河流域执法安全合作会议,会议通过了《湄公河流域执法安全合作会议纪要》,发布了《关于湄公河流域执法安全合作的联合声明》,建立了4国执法安全合作机制。

  合作的内容包括:交换情报信息、联合巡逻执法、联合整治治安突出问题、联合打击跨国犯法、共同应对突发事件等。11月25日至26日,中老缅泰在北京举行湄公河联合巡查执法部长组会议。12月9日,云南公安边防水上支队和四国联合巡逻执法联合指控部在云南关累正式挂牌成立。12月10日,中老缅泰首次湄公河流域联合巡逻执法在关累正式起航,中断两月的湄公河航道得以恢复通航。

  联合巡查是为了维护治安、预防犯罪和救助人员的国际合作。宏观上,它涉及国家主权;微观上,它牵涉联合巡逻舰队的领导权、运作经费来源和舰队管理等问题,因此操作上十分复杂繁琐,需要各国长时间的协商才能达成合意,并不断调整才能构成稳定长期的合作机制。

  早在2006年,中国和越南就进行过海上联合巡查。截至2012年9月21日,中老缅泰已展开了6次湄公河联合执法巡逻,前5次共妥善处置7起14艘船舶报警救助事件,护航15次89艘船舶,救助遇险人员147人次,直接挽回经济损失 000余万元,湄公河联合巡查无疑成功地保障了航道的安全。

  为了保障湄公河联合巡查的成功,中老缅泰四国积极配合,成立了联合指控部,并在老挝、缅甸、泰国分别设立联络点,建立四国主管部门湄公河联合巡查执法24小时联络渠道。在巡逻方式方面,4国采取全线巡查、定点接待、随机巡航、伴随护航等方式,对限定巡逻水域展开巡查。在执法方式方面,4国展开联合行为,对危害湄公河流域安全的突出治安问题进行专项整治。

  湄公河联合巡查的意义深远,成功地打击了在该流域发生的犯罪活动,维护了船舶和人员生命财产安全,增进了沿岸各国经济发展和友好往来,对将来的中外联合巡逻具有借鉴意义。随着湄公河联合巡查逐渐常态化,中老缅泰的警务跨境联合执法也将不断升级,打击范围将从河盗扩大到非传统安全领域,合作区域将从河上拓展到岸上,从而更加有效地维护区域安全。

  跨境侦破案件建立联合调查好典范

  跨国犯罪的侦破离不开国家间的合作。在多国河流上发生安全事件,根据国家主权原则和属地管辖原则,事件发生河段所属的国家有权进行管辖,其他国家执法气力难以插手。湄公河案发生在金三角地区、多国交界处,执法难度更大,共同侦查是必然要求。

  湄公河案发生后10天,中国就迅速成立了政府联合工作组赴泰国与泰方共同尸检、勘查现场并进行会谈。2011年10月2 日,公安部派出中国公安高级代表团远赴泰国了解案情、督促破案。2012年7月,公安部长 出访泰国、缅甸、老挝,与三国领导人就推动案件侦办、加强执法安全合作等问题进一步达成共识,并委托专案组向老挝、缅甸两国军警高层转交亲笔信,协商交涉合作事宜。地方场面上,依托于边疆警务合作机制,云南警方也积极开展大量的案件侦查交换和实务协作工作。泰国、缅甸和老挝努力配合,老挝警方、军方分别为工作组提供车牌、汽车特别通行证等便利条件。

  共同侦查的主要内容之一是调查取证,其中包括:证据材料的提供,赃款财物的扣押和移交,代为询问证人,证人、鉴定人等出国作证,解送被羁押者作证或协助调查,请求国司法人员到被请求国调查取证等。

  根据《中泰刑事司法协助条约》和《联合国反腐败公约》,中泰双方共提出5个刑事司法协助请求。中方 次向泰方请求提供证人证言和证据材料、同意中方派调查组赴泰国调查取证。泰方两次向中方请求协助获得证人证言、提供书面证据材料和专家鉴定结论、允许泰方调查人员参与旁观取证。庭审前,泰方向中方移交了技术鉴定、相关书证和重要的客观物证,例如案发现场勘验笔录、照片、尸体检验报告、DNA检验报告等。

  不同于传统的调查取证,此案开创了联合审讯的先河。中国警方4次赴老挝联合提审犯罪嫌疑人,老挝、泰国、缅甸警方也应邀前后来华提审犯罪嫌疑人。一方面,联合审判使各方证据能够相互印证,使得犯罪嫌疑人在证据面前俯首认罪,避免冤假错案的发生。另一方面,也体现了对国家主权的尊重,有利于促进国家间警务合作和司法合作。

  湄公河案中跨境侦破最精彩的一幕是对主要犯罪嫌疑人的抓获。2011年12月6日,专案组得到可靠消息后,紧急协调老挝军警包围糯康的藏身地。但就在军警准备进村搜查时,村长阻挠。经过有关部门领导的参与,军警才得以强行进村。在搜出糯康的一名情人、数名手下和毒品后,眼看就要搜到糯康,另一官员出面阻止继续搜寻,导致糯康连夜逃脱至缅甸和老挝的交界处。对糯康的抓捕如此困难,除跨境因素,还因为糯康团体长期对当地百姓和基层干部施以小恩小惠,培养不少线人,一旦风吹草动就有人通风报信。因此,中老警方加大打击力度,联合挤压糯康在当地的生存空间。中方督促缅甸多次清剿糯康所在地,2012年4月25日,糯康被中老警方联合抓获。

  快速移交嫌犯体现引渡合作高效率

  2012年5月10日,中老警方在万象机场举行了犯罪嫌疑人糯康移交仪式,糯康被移交至中方。

  目前在国际上将一外国人移交给外国,主要适用引渡和移民遣返两种措施。实践中遣返在客观上造成的结果与引渡的后果十分相同,即一国通过遣返非法移民、驱逐出境等方式将外国人遣送至对其进行刑事追诉的国家。

  但遣返本质上不同于引渡。第一,遣返是一种非正式的国际协助方式,引渡是国际条约和相关法律明确规定的国际合作方式。第二,遣返是单方面行为,是疑犯所在地国家根据本国的移民法作出遣返、驱逐决定。第三,遣返的对象是非法移民和难民,主要目的是维护本国的安全和秩序;引渡的目的是使在其境内的犯罪嫌疑人遭到他国的刑事追究。第四,遣返的目的地是被遣返人的国籍所属国,引渡目的地是对案件拥有刑事管辖权的国家。第五,遣返的程序更便捷、简单,只需证明被遣返人不具有合法居留身份以及非法出境;引渡则要求证明其犯有犯罪事实,而且受诸多原则的限制。

  中老之间有引渡条约,两国存在引渡的可能性。缅甸、泰国、中国都向老挝提出移交犯罪嫌疑人糯康的要求。老挝最后将缅甸籍的糯康移交给中国,而非糯康的国籍所属国,是一国将一外国人移交给第三国,因此不是遣返。老挝定向将糯康移交给中国,是为了使中国司法机关能够对糯康行使刑事追诉权、追究糯康刑事,充分体现了中老之间的司法合作,是事实上的引渡。从国际合作和惩治罪犯的角度来看,这一更加快捷的引渡方式是值得肯定和发展的。

  随着国家共同体和区域联盟的形成与发展,共同执法更加重视区域非传统安全问题、更加重视效率和便捷,疑犯在不同国家间的转移有了新的方式。自2002年始,欧盟通过立法形成并发展了欧洲逮捕令。根据规定,要求国只要对被请求人发出统一格式的欧洲逮捕令,并且这一相关犯罪是被欧盟国家承认的,被请求国的司法机关就应当逮捕被请求人。经过快速的司法审查,被请求国的司法机关就可以将该人移交给请求国司法机关。欧洲逮捕令为疑犯在不同国家间的转移提供了新的思路。

  庭审司法协助彰显公正司法有保障

  2012年8月12日,昆明市检察院对糯康等6名犯罪嫌疑人分别以故意杀人罪、运输毒品罪、绑架罪和劫持船只罪依法提起公诉。被害人家属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要求被告赔偿人民币2000万元并在媒体上公然赔礼道歉。9月20日至21日,昆明市中院开庭审理此院,来自泰国、老挝的1 名证人出庭作证。老挝和泰国的警务人员分别就案发现场的情况和糯康的抓获经过作证。境外证人和外国警务人员出庭作证在中国司法审判史上史无前例。从国际司法合作和打击跨国有组织犯罪的角度,为境外证人出庭作证提供了示范作用、奠定了实践基础。

  境外证人出庭作证是刑事诉讼直接言词原则的要求,有利于法庭准确认定事实、保障判决公正。尤其是境外警务人员出庭说明相关证据,也使得对被告所犯罪行的指控更加有力。对境外证人既要注意保护,也要予以经费补偿。

  但是,对境外证人也要采取妥善的保护措施:出国作证必须征得本人同意,各国不得强迫、威胁证人出庭作证;要求方不得处罚谢绝前往其境内作证或鉴定的人,不得采取强制措施或以强制措施相威胁;请求方不得由于境外证人入境前所犯的罪行或因其证词、鉴定结论而追究其刑事或予以逮捕或以任何形式剥夺其自由;各国不得威胁、惩罚未依请求或传唤到要求方境内作证的人。

  法庭采用不公开审理的方式核实外方证人的身份,对外方证人的姓名和身份信息进行保密,对外方证人作证的庭审部分也以不公开审理的方式进行,充分保护了境外证人。

  在经费补偿方面,因境外证人来华作证是首例,中国法律对此并无规定,实践也无参照。云南方面最后决定给每位来华的外籍证人每人每天50美元的误工津贴,开创了境外证人来华作证的良好开端。

  2012年11月6日,昆明市中院对湄公河案进行一审宣判。法院以故意杀人罪、运输毒品罪、绑架罪和劫持船只罪数罪,判处糯康、桑康和依莱死刑并处没收财产;以故意杀人罪、绑架罪和劫持船只罪数罪并罚,判处扎西卡死刑并处罚金人民币50万元;以故意杀人罪、绑架罪和劫持船只罪判处扎波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并处罚金人民币50万元;以劫持船只罪判处扎拖波有期徒刑八年。同时,法院判决6名被告连带赔偿各附带民事诉讼原告总计人民币600万元,驳回公然赔礼道歉的诉讼请求。

  庭审前糯康已经表示愿意赔偿。2012年10月12日,在被允许的情况下,糯康和其家属取得联系,家属将约合人民币600万元交付法院用以赔偿。糯康的赔偿行为表明他有悔罪之心,但主动赔偿只是酌定量刑情节。糯康罪行极为严重,赔偿情节不能减轻罪恶。

  审判后6名被告均当庭表示上诉。各附带民事诉讼的原告虽分别获得 7.9万元到55.7万元不等的赔偿,两船船主也各取得10万元赔偿,但他们均表示不满意,部分已明确表示会对赔偿部分提出上诉。

  糯康、桑康和依莱的主要财产都在境外,没收三人财产需要外国承认并执行中国法院的判决。追缴跨国犯罪分子的违法所得难度更大,需要国际间司法合作才能真正实现。对此,国际司法合作制度还缺乏统一和具体的规则,国际条约中关于扣押、冻结、没收和返还财物的原则规定也存在操作可能性和具体执行程序问题。

  湄公河案中体现的国际合作具有先河意义,但正因为是首例,也体现出更大的进步空间。除了刑事诉讼中的司法协助,国际合作预防和打击跨国犯罪的共同执法也很重要。这要求中国与他国增强合作意识,创造机会就打击跨国犯罪进行经验交换,加强技术合作和人员培训、扩大咨询服务。可以建立健全信息情报交换机制,形成一套打击跨国犯罪的资讯搜集、检索、交换和传输络体系,还可以完善各国出入境和边防管辖的制度。目前中国与东盟国家的执法合作还在发展阶段,随着各方条件成熟,可以学习欧盟建立中国东盟刑事区域执法合作机构,建立次区域的统一逮捕令制度,从而更加有效预防和打击犯罪,实现区域和平安全。

晚上尿多要吃什么好
微信小程序开店
男性小便刺痛怎么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