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家庭
当前位置: 主页 >> 婚姻家庭

湖北首富兰世立出狱谈破产

作者:  来源:  日期:2019年12月04日

  2014年2月17日,东星集团总裁兰世立在武汉接受新京报专访。新京报首席 杨万国 摄

  东星集团总裁兰世立出狱后首次直面媒体,称东星航空经营上没问题, 不过要小心避开抢劫的

  ■ 对话动机

  201 年8月,《福布斯》湖北首富兰世立服刑 年9个月后出狱。

  兰世立入狱前被认为是 张扬高调,桀骜不驯 的明星富豪,由于东星航空停飞罗生门,兰的商业帝国分崩离析,本人锒铛入狱。

  此后,他在监狱内写出遗书,监狱内举报时任武汉市常务副市长袁善腊。一直为自己的官司和东星航空破产案鸣冤叫屈。

  但在出狱后这半年里,除不久前因官司短暂面见媒体,兰世立一直保持低调。

  服刑近四年,兰世立有何经历?

  东星航空显赫一时,随着兰被控制,东星航空随即被破产清算。超百亿资产化为乌有。他如何反思当年的东星败局?

  作为曾经的湖北首富,他又是如何思考未来?

  2月17日,兰世立首度直面媒体,接受新京报独家专访。

  ■ 对话人物

  兰世立 1966年6月生,中国东星集团有限公司总裁,原中国最大的民营航空公司东星航空总裁。曾为湖北首富。2010年4月,被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回避追缴欠税罪,判处4年有期徒刑。

  数年前,兰世立去法国出差,他一定要住18万元人民币一晚的巴黎四季酒店。这一次,兰世立住在湖北省高院附近一个没有星级的小酒店里。

  一个标准间,也兼做他应对2月19日将在湖北高院开庭的东星融众股权质押融资纠纷案的办公室。

  2月17日,兰世立一身深色西服正装,穿着衬衫扎着领带,指挥着十几个员工办理各种起诉材料。有的员工是东星留下来的老人,有的是新招聘的生手。兰世立在里耐心教生手怎样和政府部门打交道。挂了,他苦笑着摇摇头。

  入狱前,他留给公众的形象则是独裁独裁,雷厉风行。

  兰说话依旧语速很快,喜欢辅以手势。和新京报四个半小时交谈中,兰神情高度专注,始终微笑,叙说东星败局,恍如在说一件他人的事。

  他说,2007年有个企业家集会,大家写各自的墓志铭,他写的是:庆幸这辈子没干过一件后悔的事。

  如果现在还要我写墓志铭,还是这句话 。

  谈狱中经历 举报袁善腊是迫不得已

  谈及是不是还会继续举报武汉市原常务副市长袁善腊,兰世立说,未来东星的事业还要发展,现在没有必要浪费精力弄江湖恩怨。

  新京报:你出狱这半年来,一直很低调。主要在做什么?

  兰世立:主要是陪家人。拜访朋友。我在狱中时,这些朋友给了我很大支持,希望向他们致谢。另外也征求这些企业家朋友的意见,我未来的路怎么走。

  新京报:有没有具体的目标了?

  兰世立:有,肯定有。但商业上不方便现在透露。到时一定让关心我的人大吃一惊。

  新京报:去年民营航空又开放准入了。在这个行业你栽了个大跟头,还会进入吗?

  兰世立:一切皆有可能。我快从监狱出来时,就想了两条路:第一条,退休养老;第二条,继续干,复兴东星。

  现在我已经选择了第二条路。

  新京报:服刑期间听说你一度病危?

  兰世立:是两度。

  新京报:你是被判刑的犯人,为何还要在监狱里举报武汉市原常务副市长袁善腊?(2011年7月,在狱中的兰世立实名举报时任武汉市常务副市长袁善腊,称袁有索贿、包养情人等违法违纪行为。)

  兰世立:我是迫不得已。当时我在狱中情况很糟,被严管。其间我两度病危。当时心跳只有 0多,血压降到40多,9个月靠打盐水和葡萄糖保持生命。

  你想我一个犯人和高官斗岂不是以卵击石?被判刑后我就开始忍了。但后来我是没法生存了,只能拼死1搏。

  所以我写了遗书,向有关部门做了举报。以后,我在监狱里面的境况就好很多了。

  新京报:湖北省纪委已做出调查结论,认为袁善腊没有问题。你还会继续举报吗?

  兰世立:此事还须再议。我现在要集中精力打官司,拿回属于我的资产。未来东星的事业还要发展,现在没有必要浪费精力搞江湖恩怨。

  新京报:狱中主要做了什么?

  兰世立:我进监狱就一直在申述,很快就被受理了。然后是学习法律,研究我到底有没有犯法。

  我现在是被以回避追缴欠税罪判刑的。这个罪是个结果罪,要有三大要素:欠税、转移隐匿资产、人找不到了。我是欠税了,但这是个民事问题。我公司账上当时还有2个多亿现金。法院指定的破产管理人还出了证明,证明我的公司钱是够的,不存在缴不上税。

  新京报:对此案有没有打算申诉?

  兰世立:还是上面那句话,此事再议。

  新京报:听说你服刑期间,王石去看过你?

  兰世立:王石去了。给了我很大的帮助,主要是精神上的鼓励。

  王石说,他代表中国企业家群体来看我。他说,你的事,公众都知道,你的经历是一种磨难,也是财富。我们都支持你,未来会继续支持你。

  谈经营思路 我不是一个财务激进的人

  有分析认为东星破产是因兰世立在财务上过于激进,对此兰世立解释说,他在具体财务上并不激进,东星航空负债率很低。

  新京报:服刑前,你曾表达你的经营理念:有一千万就做一个亿的事情,有一个亿,就要敢做一百亿的事情。从外界分析东星破产的肇因看,很多人也认为是你的财务非常激进造成的。你现在回头看,有没有反思?

  兰世立:我强调的意思是,企业家要敢于做大事。但我在具体财务上其实不激进。东星航空负债率很低,除了有4个亿的应付账款,并没有什么外债。我现在出来了,你看我是不是债务缠身?

  新京报:听说当时公司飞港澳的线路1架飞机上没有几个人,你还要坚持飞,要上规模。烧钱很厉害。

  兰世立:航班偶然出现上座率低是正常的,任何航空公司都会出现。但东星当时综合上座率是很高的,可以达到70%-90%。

  新京报:有消息说你不听请来的航空行业高管的意见,独断专行,自己设计航线。也是造成经营困难的因素?

  兰世立:我聘请的航空业高管都是管机务和运行的。公司市场,发展这些是我亲身在做。东星当时的航线设计是非常公道的。

  东星第二年就盈利。如果是我经营不好,高盛愿意拿一个亿美元进来入股?

  还有谣言说我不懂航空,硬把飞机刷一遍紫色油漆,增加了十几吨油漆,加大了飞行耗油量。这些可能吗?我的飞机都是新的,出厂就刷成紫色,不是我在白色底色上刷的。而且刷一遍油漆有十几吨吗?

  那些谣言都是我进去后,一些人编造的。造成一个东星经营有问题的故事,然后让中航团体来接管东星。

  新京报:你曾公开表达自己的经营理念,老板独裁,股权单一,有利于高效决策。现在遭受这一系列挫折,有无改变?

  兰世立:不会变。我独裁,要看员工接受吗?如果大家都接受,公司做大了,有甚么不好?

  至于股分情况,中国自古是一个人挑水吃,两个人抬水吃,三个人没水吃。我的理念不变。

  新京报:听说,你的家人曾为东星进入航空这个烧钱很利害的领域后悔?

  兰世立:我的家人没有后悔,我也从不后悔。

  新京报:不害怕再次破产?

  兰世立:东星案有偶然因素。就像我们走在路上会被抢劫一样。不能因为会被抢劫就不上街了。

  回头看,如果能重走一遍,我还可以原路重组,我一直不认为是经营出了问题。只不过要当心避开抢劫的。

  谈东星败局 东星航空破产有偶然因素

  对于东宫倒闭、东星破产这两次挫折,兰世立说,如果没创办东宫,他只是个卖电脑的,如果没有东星,也就没有现在的地位。

  新京报:你刚说东星破产有偶然因素,怎么说?

  兰世立:东星最困难的时候是2008年。

  当时国际有金融危机,国内遭遇冰雪灾害,旅游业受到很大影响,房地产也很低迷。东星集团旗下主要有三块业务,分别是东盛房地产、东星旅游和东星航空。这三块业务都受到了较大影响,资金很紧张,所以找到融众借了高利贷。当时是以东盛全部股权质押借款 .15亿,约定10个月分6期付款给我,但是融众付了8000万后就拒付。

  不得已对方介绍中航来武汉,商谈收购东星。

  当时高盛1亿美元收购东星25%股份,所以我说以高盛出资为底价,中航来谈也可以。

  但中航出价一元钱收购东星,我怎么可能答应?

  2009年1月,东星盈利1100万,2月盈利1700万。当时航油价格已下降了一半,房地产也全面复苏了。东星窘境已挺过了,所以我谢绝了收购。

  新京报:有分析说,你的航空公司线路,飞行员什么的,对国有航空公司没有什么价值。所以中航的收购报价也是合理的。

  兰世立:航空公司的价值更大的一块是飞机。2008年我有28架新飞机了,这可是178亿的优良资产。

  新京报:有人说东星盈利都是用东星旅行社的收入做账的?

  兰世立:这又是造谣。东星航空所有票务销售本来就是通过东星旅行社,我没有必要掩耳盗铃。

  新京报:还有说你的飞行员都发不了工资,担心飞行安全隐患,这是东星被停飞的主要原因之一。

  兰世立:航空公司工资成本只占 %。我的员工工资一个月400多万,东星一天的收入有1600万。我被抓那几天,公司账上还有2.2亿现金。我可能拖欠工资吗?

  新京报:那为何资金链一度如此紧张?

  兰世立:宏观环境是谁也没法抵抗的。

  关键还有一个问题,当时我新进了4架飞机,机组配齐,只等飞起来。但相关部门就是不批,导致我的4架飞机白白在法国晒了半年太阳。租金照付,机组养着,仅此一项,我就被烧掉了2亿。

  新京报:1997年,你创办武汉东宫、西宫两家餐饮企业,遭遇了当时的整理公款吃喝的廉政风暴。两个企业次年关闭了,当时挫折也不小。这次遭遇的挫折,也有大环境的因素。两次挫折,有什么感想?

  兰世立:如果没有创办东宫,我还是武汉电子街上一个卖电脑的。如果没有东星,我能有现在的地位?所以,人生的选择总是有利也有弊。关键不是我自己错了,那末选择就没有遗憾。

  谈政商关系 今后会离一些官员远一点

  出狱后,兰世立反思说,要离某类官员远一点, 帮你还是害你,都是熟人间才会发生,有因有果的。

  新京报:不少分析认为,东星失败的命运在于你没有处理好政商关系?

  兰世立:如果我没有处理好政商关系,把领导都得罪了,我能四抓四放?说明政府里面有很多公正的领导干预过我的事情。

  如果我不懂处理政商关系,我能在武汉18年,一步步把东星做这么大?如果没有人帮我说话,我只怕死得更惨。

  新京报:有人说,民营企业家要和政府谈恋爱,但不要嫁给他。在你看来,怎么掌控政商关系的界限?

  兰世立:我认同这句话。民企首先要讲政治,但是不能突破底线。这次我出来后,也反思,离某些官员要远一点。宁愿少赚点钱,少打交道。其实你不找他,他也不找你的。帮你还是害你,都是熟人间才会发生,有因有果的。

  新京报:柳传志说,企业家在商言商。但也有人批评柳传志,认为企业家还有更多的社会。你怎么看?

  兰世立:我认同柳传志。那些批评的人偏激了。企业家最大的就是把企业经营好,创造利润。创造利润越多,为社会创造的福利就越多。现在东星倒闭了,你去了解一下武汉出境游价格翻了多少倍?

  新京报:听说你当年最善于给东星员工描述梦想。现在再描述一个?

  兰世立:我昨天给员工开会,八个字,复兴东星,超出过去。我们不仅要站起来,未来的发展还要比过去的东星更大。

  (新京报赵嘉妮对本文亦有贡献)

  ■ 大事记

  2005年 《福布斯》把兰世立列为中国富豪榜第70名,成为湖北有史以来第一个进入该榜前100名的富豪。

  2005年6月 兰世立的东星集团进军航空领域,以8千万元的资金注册成立了东星航空公司。

  2006年5月19日 东星航空首航成功,到2008年,东星航空的飞机到达了9架。

  2008年4月8日 东星集团将旗下东盛地产拜托给融众,并签订《委托经营合同》。

  2009年1月 国航宣布拟收购东星航空。

  2009年 月1 日 兰世立宣布谢绝与国航母公司中航团体的合作。

  2009年 月15日 由武汉市政府申请,东星航空被停飞。

  2009年 月 0日 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立案受理东星破产清算案。

  2009年8月 武汉中院终审裁定东星航空破产清算。

  2010年4月8日 兰世立因逃避追缴所欠税款5000多万元,一审被判处四年徒刑。

  201 年8月 兰世立服刑 年9个月后出狱。

  □新京报首席 杨万国 湖北武汉报导

  (原标题:兰世立:破产不是因我财务激进)

糖尿病胃轻瘫消化不好怎么治疗
孩子积食吃什么药最好
商城app开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