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产继承
当前位置: 主页 >> 遗产继承

都市少帅之楚氏王朝 第117章 疯子和傻子

作者:  来源:  日期:2020年03月12日

都市少帅之楚氏王朝 第117章 疯子和傻子

司徒马场,如临大敌!

马匹的嘶吼声响彻一片,似乎也能感觉到此时气氛的压抑,近百的工作人员也是忐忑不已的站在前端的空阔地,周围都是荷枪实弹的军警,在这样的压力之下,没有一个人敢抬起头来。

也好奇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数百的军警直接的包围了马场。

远处,一台防弹车也在这个时候缓缓的开来停下,车门打开,楚天带着天养生和孤剑走出了车外,扫过已经被军警控制的现场一眼:“谁是负责人?”

马场的人群之中,一个微胖男子抬起头来,神色紧张的走上前来:“我是马场负责人,邵义!”

楚天把目光从他的身上收回,语气不容置疑的开口:“带我去监控室,调看视频。”

手指轻挥:“其余人,彻查马场所有人员,看看今天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

“等等。”

原本忐忑的邵义似乎被蛇咬了屁股一般,和开始好像完全的变了一个人,在楚天目光看来的时候低头:“那个,你们有搜查令吗?”

说话的时候,感觉面前的楚天有一点熟悉,好像什么时候见过,只是一时间想不起来。

楚天眯眼看了下邵义,冷笑一声摇摇头继续的往前走去,邵义见楚天话都不说一句,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勇气走到前面挡住了去路开口:“这里是司徒马场,就算是法院的搜查令都无效,需要行政长官的签字。”

“作为负责人,如果你没有行政长官签字的搜查令,我不会让你搜查这里,也不会给你调看视频的。”

楚天嘴角微微翘起,勾勒出一抹玩味的弧度,忽然踏前一步,膝盖弯曲顶在邵义的腹部,后者本身就有点肥胖的身躯,一下子就好像卷曲起来的麻花,脸色青紫的跌倒在地上,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

楚天居高临下的看了他一眼,手指着周围:“你以为我带那么多人来,是和你玩游戏的?”

从邵义的身上踏过去,本来还不觉得问题出在马场,但是现在邵义的表现太诡异,楚天更是要去查看一下。

楚天走过去后,天养生上前把邵义轻轻的就提了起来跟上楚天的脚步,周围的军警留下一半看守马场的人员和盘查,其余的全部都分散出去对马场之内进行搜查,一切的行动都在楚天的强势之下,展开。

二十平米的监控室之内,一共二十个摄像头纵观马场的所有角落,楚天拍拍被天养生放下的邵义:“打开权限,我要看三个半小时前的视频。”

邵义身上的疼痛到现在都还没有缓和过来,感觉到肠子都打结了一般,脸上豆大的汗珠不断的滴落,因为刚才来的路上,他听到有人叫少帅,已经知道眼前的青年人是谁。

也想起来,当初陪着苏颖来到马场的那个人,驯服了汗血宝马的青年,正是眼前楚天,心里一时间在那里做着挣扎。

这样的表现落在楚天的眼里,越发的感觉到有问题,也庆幸自己带着人杀过来,也许再来迟那么一点的话,也许三个小时以前的视频就会荡然无存了。

拍拍邵义的脸蛋:“还要搜查令?”

邵义慌忙的摇头,冷汗刷刷的流,楚天眯起眼睛手一扬,站在邵义身后的天养生提着邵义的衣领直接的一甩,那一百七八十斤的身躯就好像棉花一般轻悠悠的撞在了一面墙壁之上,邵义的脑袋都被磕破。

楚天拉过一张椅子坐下,看向倒在地上翻滚的邵义淡淡开口:“我不是一个善良的人,对待敌人我永远都是残酷无情的,解开权限什么都好说,不解开权限也没关系,我会让你知道死也是一种奢望。”

疼痛翻滚的邵义听到楚天的话,心里寒意袭身,好像所有的疼痛都消失了一般。

艰难的抬起头来开口:“如果我解开权限让你调看的话,你是不是可以放过我?”

楚天意味深长的一笑:“看来,你在其中也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吧?”

随即脸色一冷:“只是你没有和我谈条件的资格,竟然你参加了这件事情,我可以告诉你的是,配合我你还能有活路,不配合我的话,我就干掉你,千万不要怀疑我是危言耸听,曾经无数人怀疑我,但他们都死了。”

天养生似乎知道应该做些什么,黑刀直接的掠过,在邵义的肩膀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刀痕,猝不及防的邵义发出了歇斯底里的惨叫。

什么勇气和坚持,在死亡和折磨面前都显得微不足道,生怕天养生再给他来一刀生不如死,赶紧的开口:“我打开,我打开。”

一刻都不敢怠慢,邵义快速的爬了起来,忍着身体之上的疼痛走到一台电脑前,输入了十三位数的密码进入其中,打开了监管权限,把二十个视频调到了将近四个小时以前,这才一脸忐忑的退下站在一边。

此刻他已经不祈求自己没事,只是希望楚天不要再伤害他。

二十个画面不断的播放着视频,楚天加快了一点速度,两分钟后看见什么,暂停了所有的画面调动其中的一副放大,正常的播放。

画面之上正是梅子,只看见她独身一人去到了总经理办公室,然后五分钟之后有两个人抬着一个麻包袋出来,楚天的拳头也在此刻握紧。

看到这里已经没有再看下去的必要,楚天站起身来往监控室之外走去,画面上扛着麻包袋离去的两个人他见过,在到门口的时候一只手抬起落下:“断一只手。”

邵义闻言脸色大变:“不要!”

但在一道黑芒掠过的时候,邵义的呼叫变成了惨叫,左手被天养生毫无感情的劈下,甩甩刀上的血迹,天养生和孤剑跟上了楚天的脚步,没有去看在地上翻吼叫的邵义一眼。

今日的事情,楚天不杀他,已经是一种恩赐,断一只手求平安,很值得。

十分钟之后,楚天带着天养生两人直接离开了马场,搜查戒严的军警也随后的退去,相似的时间,远在羊城的国安局分部也动了起来,五百人朝着长官府邸压去。

“楚天,就是一个疯子,陈浩就是个傻子。”

在楚天的车上了去往羊城高速的时候,被楚天拿下又借助杨飞扬生死获得自由此刻躲藏在一处秘密住所的殷勤得到来自于外面的消息,微露笑容:“不过这样也好,楚天有事情做,我们也就有活动的空间。”

旁边站立的彪悍老者张开干瘪的嘴唇:“可还有李神舟,呆在深市。”

“李神舟?”

殷勤闻言冷冷一笑,毫不在意的说道:“我又不出去杀人放火,他们也没有直接证据证明是我在京城劫走了那批古物,所以就算要对我下手,也是毫无作用的,相反我还可以借助国外喉舌,评击下华国人权问题,所以我根本没有考虑这些。”

目光变的锐利,殷勤端起面前的咖啡喝了一口:“所以,我们该做什么还是要做什么,都准备好了吗?另外司徒菲儿和司徒允怎么样了?”

“事情都基本准备好。”

哪怕就是说话的时候,彪悍老者的脸上都没有一丝一毫的波动,淡淡的回道:“他们二人被楚天拿下,暂时找不到。”

殷勤皱起了眉头,慢慢的又舒展开来,摇摇头说道:“找不到就暂时不要管他们了,司徒菲儿是一个人才,但不是不可或缺的,司徒允就是个傲然自大的家伙,死了也无所谓,继续我们的计划,趁着楚天现在被陈浩吸引注意力。”

“飞翔岛也被拿下,到时候马氏和苏氏也易主,想想楚天和华国高层的脸色,我就开心啊。”

彪悍老者只是轻轻的点头:“明天早上,我们就可以开始动手,紫荆花和欧洲方面,已经准备好,三个小时,就可以在不引起上层注意的情况下,逐渐蚕食苏氏。”

殷勤满意的点点头站起身来:“很好,另外等等你去一趟马家,告诉马腾飞那个老狐狸,马芷雯的生日当天,我不单止要和她订婚,还要直接结婚。”

ps:月初第一天,求点基础鲜花,今天爆发下!

淮安癫痫病医院
偏瘫后手能恢复吗
玉林鸡骨草怎么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