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迁安置
当前位置: 主页 >> 拆迁安置

深夜代笔人 第107章 再见了

作者:  来源:  日期:2020年03月12日

深夜代笔人 第107章 再见了

“可以吗?”我再次问道。

“很遗憾...”小文说,“现在的你,并不行。”

“...为什么?”

“你真心想要打破那个诅咒?”

“不然...我为什么要来到这里呢?”我说,“如果传染病的起因是希望让我带你们走出这里,那我义不容辞。”

“还好你现在的能力有限...”小文不知道是在欣慰还是遗憾,“随意放出曾经恶名昭著的图书馆袋鼠,可是有很大风险的,万一...”

“没什么万一吧,”我笑道,“体验过非人类的痛苦,才会更珍惜不是吗?”

“话是这么说,但我也无法保证每一个回归的袋鼠都能从头开始建设家园。”

“如果真的那样,”我说,“那我就再想办法把你们带回来,如果是代笔人,应该是可以做到的吧?”

小文又一次不说话了,它望着我,眼里有不解,也有开心。

“你这么信任我们,我真是没想到,明明它们已经做出了无法挽回的事情...”它说,“删除的档案是无法恢复的,去去三十天的时间倒流,也没办法扭转长久以来的影响。”

“换作几个月前,我肯定会无法原谅的...”我叹了口气,想起椿虚弱的样子,“不过,从鹿蜀之原回来后,我觉得,这恐怕不是几个妖怪或人类就能决定的吧,生命有自己的轨迹,我今天来到这里,或许也是早就画好的一条路罢了,尽我所能去挽回,至于能做到什么程度,就不是我能决定的了。”

“你还需要很多历练,”小文说,“在过去的这么多年里,我见过很多代笔人,他们都善良而温暖,但有勇气接纳并把自己和我们的命运连在一起的,除了你,恐怕只有老师一人了。”

“现在的我...”我摸了摸自己的钢笔,“并不能很好的使用唤之笔与纸灵,很多事情都没有想明白,来到时间缝隙之前,我一直是很排斥代笔人这个称号的,因为感觉我似乎除了写信,也没什么其他能做的事情,也没有尝试新事物的勇气,现在似乎一切都开始明朗起来,如果说救赎,对我们双方而言都是如此吧。”

“我每天都会来到‘纸’的专属区域喝茶,就是为了等到一位愿意接纳我们过往的代笔人,”小文说,“可是,你的太过善良,很容易害了你的。”

“嗯,我也明白,不止一个人说过我很笨了,”我说,“以前我并不相信别人,世界也因此一片灰暗,可当我开始慢慢学会相信身边的伙伴时,世界竟然变成了另一幅样子,温暖的多,也真切的多。可能会被骗,也会吃亏,但回报总比失去的多。”

“就算这样...”小文微微低头,“图书馆袋鼠私自删除档案的事情是无法抹去的,还是应当付出对应的代价,”它几乎把腰弯到了九十度,硕大的肚子快要贴在脸上了,“从此以后,你可以随意出入时间缝隙的一切区域,等解除诅咒后,一切图书馆袋鼠都愿意成为你的仆从,随叫随到,绝不姑息。”

“你说的太严重了...”我被它的阵势吓了一跳,“只不过把你们的名字带走然后召唤而已,不用说这么夸张的话,而且我还不一定什么时候才能找到光辉之地呢...”

“等你能够熟练使用唤之笔和纸灵的时候,一定会需要我们的。”小文说,“你回到未来以后,所有事情都会因为你的到来而改变吧,我很快会和其他的袋鼠们说明今天的情况,这样即使你回去了,大家也不会再做删除档案这种傻事了。”

“那个...真的要说吗?”我问道。

“怎么了?”

“如果是因为穷奇的误导,那图书馆袋鼠应该是认定了我有打破诅咒的能力...”我说,“如果你告诉了它们我目前没有能力,那等于它们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劳,这样的话,它们会很自责的吧,毕竟确实伤害了很多妖怪,而且你也说过,它们本性很善良。”

“如果我这次不告诉它们,以后还是会发生类似的事情的,”小文说,“放心吧,图书馆袋鼠的心灵没那么脆弱。”

几分钟后,我被小文带到一个宽广的大厅中,小熙正在大厅中整理着书籍,看到我的眼神有些闪躲。

“小熙,你过来。”小文说。

“...好的,文大人。”小熙说话的声音有点颤抖,它应该认出我是谁了。

“去召集大家,放下手头的工作,我有事情要说。”

很快,数也数不清的图书馆袋鼠都聚集在大厅内,大家窃窃私语着,都在好奇为什么文大人身边会站着一个从未见过的人类。

“一直以来,我们图书馆袋鼠都被这牢笼控制着,”小文连个开场白都没有,直切主题,它刚开口说话,其他袋鼠立马安静下来,“这么多年,我们勤恳的工作,小心的保管时光档案,熟知图书馆每一本书的位置,细心照顾着这里的每一个生灵,终于有了今天的时间缝隙。”

我和袋鼠们一样,默默的听着。

“未几之路也好,专属区域也好,这都是我们的成就,时间缝隙对于外界的很多家伙来说是至高无上的存在,为此,我们应该感到骄傲。”小文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可是,就在这片足以让我们问心无愧的时空中,却有不少家伙,背着我做了一些有违图书馆袋鼠荣耀的事情。”

它环视着袋鼠们,好几个家伙默默的低下了头,可大部分袋鼠似乎都没明白小文在说什么。

“穷奇蛊惑了不少人啊...”我心想,“但这么看来,还记得自己名字的袋鼠似乎真的没多少了。”

“我明白,你们中还有一些能记住自己名字的家伙,你们希望回到故土,重新以光之子的身份活下去,”小文的语气越来越激动,“可你们是否想过,删除时光档案这种事,和我们曾经所做的一切有什么区别?因一己之私去伤害别人,这是图书馆袋鼠都不被允许的,你们还有什么资格成为光之子?”

袋鼠中开始出现抽泣的声音。

“我们努力了这么久,用工作去弥补原来的一切,希望为客人提供更好的服务,希望成为时间缝隙的守护者,希望洗涤干净自己曾经被欲望填满的心灵,就是为了能让代笔人来到这里的时候相信我们,这样才有可能恢复光之子往日的荣耀,但由于你们几个的错误,差点让我们所做的一切功亏一篑。”

“文大人,我...”小熙突然说道。

“我没有让你说话,”小文连个正眼都没有给小熙,“但这其中也有我的问题,我明明早就发现你们的所作所为,却因为想得到更多的信息而没有及时制止,在这一点上,胡子爷爷的确比我有远见的多,他又一次把代笔人带到我们面前,虽说这一次,这位代笔人是从未来回来的。”它看向了我。

几秒钟的沉默后,一片哗然。

“详细情况我会在之后和你们解释,”小文说,“代笔人的时间并不多,我之所以召集大家前来,一是要让你们知道,想要得到他人的信任是没有捷径的,二是希望图书馆袋鼠能正视自己的贪婪,并付出相应的代价,三是,”它深吸一口气,“这位代笔人已经答应了我,会帮我们解除诅咒,但并不是现在,而是未来的某一天,这个过程有多长,就看你们未来的表现了。”

袋鼠们看看小文,又看看我,似乎不敢相信小文说的是真的。

“那个...”感觉这个情况下我继续一言不发不太合适,“我会把你们的名字带回光辉之地,但由于不知道自己下次会什么时候过来,所以这一次你们能不能先把名字告诉我,虽说这么直接问妖怪要名字不太礼貌...”

“哇...”一阵哭声打断了我的思路,紧接着,此起彼伏的哭泣声和笑声充满了大厅,袋鼠们互相拥抱着,又哭又笑,又跑又跳,就好像积攒了多年的委屈和重担在一瞬间消失一般,而这一切,竟然只是因为我刚才的话?

生平第一次,我觉得自己找到了存在的意义,也似乎有一点明白纸灵当初给我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了。

人类与妖怪的纽带,平衡两者的人,就是代笔人。

“可你们犯下的错,必须受到惩罚,”小文继续说道,“参与删除档案的图书馆袋鼠,站出来。”

陆陆续续的,竟然也有上百只。

“你们伤害了对代笔人来说很重要的伙伴,”小文说话的语气似乎温柔了一些,“按理来说,你们应该被抹去名字才对,”我看到其中几只袋鼠的额头冒出汗珠,“如果你们依然能记住自己光之子的身份,就发誓,会永远效忠于代笔人,愿意让代笔人用名字束缚自己,一旦你们做了有违光之子荣耀的事情,代笔人会将你们永远的囚禁在时间缝隙。”

啊?可是我并不会啊?而且我也没这么说过啊?小文这么做是想吓唬吓唬它们吗...

袋鼠们发过誓后,所有还记得名字的袋鼠都上来在纸上写下了它们的名字,虽说并不少,可比起现场的袋鼠来说,连五分之一都不到。

这也就意味着,如果我不抓紧时间让自己熟练代笔人的一切,很可能下一次,就只剩下两三个了。

“时间不多了,”等名字都写完后,我对小文说,“估计帝江的演奏,该结束了。”

“还有一件事,”小文说,“我明白,仅仅让它们服从于你是远远不能补偿你的,所以...”它再次低下头,“我希望能够为它们分担一些罪责,毕竟,如果不是我,它们不会沦落至此,我理应为它们做所的一切负责。”

小文,就是当年光之子的首领。

“你已经做的够多了,”我说,“没有你的话,时间缝隙不会有今天的模样。”

“还不够,”它就像在喃喃自语一般,“比起我犯下的错来说,还不够。等到你找到光辉之地的那一天,能不能麻烦你定期去看看这些离开时间缝隙的家伙们?”

“你不是也能记住自己的名字吗?为什么...”我突然语塞。

小文,从一开始没打算离开时间缝隙。

“我是不能离开这里的,”它还是轻描淡写的说着,“还有这么多忘记名字的袋鼠会留下,我要在这里陪着它们,这也算我对自己的救赎吧。”

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而且,”它忽然咧开嘴笑道,“这也是双重保障吧,万一离开的袋鼠重新对自然进行破坏,我会重新和你一起把它们带回来的。”

突然,我感觉自己的身体开始变轻,看来沙漏的作用很快就要停止了。

“我觉得光辉之地或许才更需要你,”离开前,我告诉小文,“估计你的袋鼠兄弟们也是这么想的。”

“这些事情,谁知道呢,走一步算一步,”小文拍了拍我的后背,“谢谢你了。”

“谢谢留着以后再说吧。”我还想说点什么,发现眼前的景象已经开始模糊。

“再见了,代笔人。”

肯定会再见的,光之子,小文。

“哟,回来了啊,旅程如何?”眼前再次亮起来的时候,肉丸子帝江出现在眼前,它已经收起了竖琴,沙漏也变的无影无踪。

“欸?咦?不对啊!”我惊呼道。

“大惊小怪什么!”帝江大喊,“一回来就神经病一样的。”

“不是说会因为时间倒流而改变未来吗?为什么我还在这里啊?你为什么还认识我啊?”

“你以为我是谁?”肉丸子不屑的说,“你以为你是谁?”

“...我没听懂。”

“唉...怎么会有这么笨的代笔人...”帝江说,“时间倒流当然会改变时间的轨迹,可对于启动沙漏的我和使用沙漏的你来说,时间倒流本身,就是轨迹的一部分啊,所以你有什么可奇怪的。”

“那其他人呢?”我有点懵,“对了,纸灵!”我拉开背包,纸灵没有和我预想的那样回到时间缝隙,依然安静的躺在我的包里。

“你瞧瞧!你自己瞧瞧你那副没出息的样子!”帝江狠狠的拍打着我的头,“有时间思考这些有的没的,还不如赶快去看看你的猫。”它说,“看完后,别忘了答应蓝指的事情,虽然他不会再记住和你相遇的事情,可人总得守信不是?”

“啊...时间这东西,”我感慨道,“太奇怪了,完全超出了我的理解范畴。”

“好了好了,短时间内我不想再看见你了,滚吧滚吧。”帝江说完,钻回到大树内,不见了踪影,留下我目瞪口呆的站在树下。

没错,我是得去看看椿了。

窦性心律失常的症状是什么
深圳远大肛肠医院张基林
儿童怎么用维生素D滴剂